新闻

翠微村老中青三代心声:期盼拆迁改造早日完成

来源:珠报融媒 编辑:珠海生活频道 浏览: 2018-03-08 我要评论

翠微是珠海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城中村之一,自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外来人员涌入,高峰时居住人口达3万之多,滋生治安、消防、卫生、交通等方面的问题,令村民忧虑...

撰文 本报记者 莫海晖 本版摄影 本报记者 钟凡

  翠微是珠海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城中村之一,自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外来人员涌入,高峰时居住人口达3万之多,滋生治安、消防、卫生、交通等方面的问题,令村民忧虑重重。记者近日采访了翠微村老、中、青三代人,在他们心中早已勾勒出未来翠微旧村改造后的新面貌:一个环境优美、功能完善、配套齐全的居住环境和生活空间。这是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心声。

  老年村民代表:

  给村民带来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

  86岁的吴辉楚是土生土长的翠微人,对翠微的街巷肌理、历史典故如数家珍。老人说,翠微旧村拆迁改造并不是简单地拆掉重建,而是为了“给村民们带来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

  吴辉楚的祖辈世居翠微,父辈以务农为生,在当地属中等家庭。在姐弟六人中,吴辉楚排行最小,他在工厂做过会计,后来回村当了生产队干部。

  走在翠微大街上,不时会有人跟吴辉楚打招呼,“阿公好!”“阿公中午到我家吃饭吧?”一声声问候是纯朴的乡情,让人倍感温暖。

  “这里是最早落户翠微的人居住的地方,他们姓古,可能后来又到别处谋生就迁走了。”吴辉楚老人指着长水街一横巷与年轻人津津乐道地讲起翠微村的故事。

  翠微村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700多年前的南宋,“七街七里一条巷,祠堂庙宇状村容”,古时这里就是教育兴盛的书香之地,翠微曾经涌现了众多香山名人:有“香山第一教头”之称的韦东暄、清代曾任上海道兼江海关监督的吴健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韦德、著名教育家韦卓成等等。上世纪20年代末,翠微成为当时连接澳门关闸至中山石歧的歧关公路的重要站点,也是当时香洲至拱北的必经之路,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商贸发达,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被称为“小澳门”。

  吴辉楚老人对翠微的历史倍感自豪,但对当前旧村的乱象也感到忧心重重,“回想几十年前,翠微可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可是随着大量外来人员涌入,乱搭乱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从而造成村内治安事件多发、环境卫生脏乱、街巷道路狭窄的状况,总的来说,就是很多村民对自己的生活环境不满意了。”

  眼看着翠微村与城市现代化发展背道而驰,吴辉楚这样的村中元老焦急万分,当得知旧村拆迁改造项目启动,老人立刻行动,第一个签名支持翠微拆迁改造,老人希望,拆迁改造能给大家带来更美好、更和谐的生活环境。

  签约后,吴辉楚非常关心项目的进展,时常来到位于花岗林街的项目部了解情况,在规划设计时还对回迁房的空间、日照时间、楼间距等都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郭莲在自家旧屋前。

梁姨习惯在街口买菜。

张开根在自家旧屋前。

  中年村民代表:

  希望与家人生活在现代化小区里

  对于在翠微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中年人来说,拆迁改造对他们来说是一件莫大的喜事,除可观的拆迁补偿外,未来现代化的居住条件将有利于自己和家人的身心健康,还可为子孙后代茁壮成长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他们希望日后能与家人生活在一个环境整洁、配套齐全、功能丰富的现代化小区里。

  59岁的张开根,同辈都称他为“根哥”。根哥的父辈在上世纪30年代后期从中山张家边迁居至翠微村街市街。在根哥的记忆里,他小时候翠微就非常热闹,父亲靠骑自行车帮人送货为生,每天从翠微送到拱北关闸。

  根哥在翠微村生活了几十年,看着村子从静谧到喧闹,从简朴到脏乱,慢慢地也感到有点不适。不久前的一个早上,根哥吃完早餐步行经过长水街附近一条小巷时,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差点令他反胃呕吐。“我当时就想到自己的子孙要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活,真是阵阵忧心”,根哥希望翠微旧村拆迁改造的进度能加快,早日入住新房。

  以往翠微村总被人调侃:小雨成河,大雨成海,对此,梁姨深有体会。梁姨家1995年在翠微长水街建了新房,占地80多平方米,楼高三楼,在建房时她吸取了周边邻居的教训把房子地基垫高了1米,可是入住不久后的一场暴雨把她家“攻陷”了,污水直接漫进一楼的客厅,屋内一片凌乱,一家三口的生活狼狈不堪。

  “近几年水浸少了,但村内的排污管道几乎都堵塞了,一到下雨天污秽物从沟渠溢出四处飘浮,行人想找个地方落脚都很难。”梁姨说,虽然水浸少了,但是村容村貌却仍然令人忧心。

  生活在中和里的郭莲对翠微村的治安状况深有体会。十多年前,在吉大上班的郭莲每天下夜班要走十多分钟的小巷子路才能到家,这一路都提心吊胆,总害怕巷子某个岔口、拐角会突然蹿出不法分子对自己不利,“有一天晚上,我的朋友送我回家后就在我家附近的巷子里被不法人员抢劫了钱财,幸亏人没事,想想都后怕。”

  同意征拆后,张开根、梁姨、郭莲分别租住到前山附近的新建小区。以前,根哥抱两岁多的孙子回家要步行上六楼,孙子懂事地说“爷爷,你都一身汗了”。“现在租住电梯房,只要‘叮’一声就上去了,可以经常带孙子下楼玩。”根哥得意地说。

  梁姨希望改造后的翠微是一个小区,居住环境如园林般,配套设施完善丰富,“最好一出家门就像进入公园,那是我理想中家的模样。”

  “旧村的房子横七坚八、楼挨着楼,空气流通不畅,周边卫生环境也不好,我妈的身体不太好经常生病。”郭莲说,签约拆迁后,她们一家五口暂住在前山的一个小区,“换了比较好的生活环境,妈妈的身体有所好转,病痛也少了。”

  郭莲一家人都希望早日完成拆迁改造,搬回翠微的新家居住,他们深信承担翠微旧村拆迁改造的奥园集团一定有实力提前实现他们的期待。

年轻人黄家熙、卢家杰和杨尚霖。

  “90后”村民代表:

  希望未来会有更高品质的生活空间

  黄家熙、卢家杰、杨尚霖都是出生在翠微村的“90后”帅小伙,他们有着新潮的打扮和率直的个性。在他们眼里,翠微就是农村,杂乱无章的房屋,乌烟瘴气的环境,与周边区域反差巨大。他们希望,旧村改造能给他们这些“90后”一代带来更高品质的生活体验。

  20岁的黄家熙在翠微村南亩街出生长大,在11岁那年,他随父母搬到翠微附近的一处商品房。虽然搬离了旧村,但他也会常常入村子看望长辈,找小伙伴玩耍,“直到现在,我的生活中心也没有离开过翠微,工作生活娱乐大都在这里。”

  小黄之前做过生意,在翠微村旁边开了一间甜品店,不久前关停了。对于翠微旧村改造,他希望这里除了是一个现代化小区外,还要有成熟的商业氛围,“未来的规划还没有具体想法,不过可能还是会在翠微附近找些生意来做。”

  卢家杰今年22岁,此前曾从事维修工作。小时候的卢家杰在翠微村很多个地方生活过,其中在长水街生活的时间最长,那些青石铺设的石板街道、布满青苔的墙壁、蜘蛛网般的电线是他和小伙伴玩耍的天地,“那时我们都是满村子的疯跑,几乎每条街巷都到过,印象最深的是每到下雨天都水浸,出门要趟过及膝的污水前行,水里飘浮着各种污秽物,想起都令人恶心。”

  与黄家熙一样,卢家杰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就搬出了翠微村。对于翠微村拆迁改造,他与家人第一时间表示支持。在卢家杰眼里,翠微村是自己的老家,但现在脏乱差的环境实在不忍多看一眼,“希望改造以后翠微能和市区一些高端楼盘相媲美,给我们带来更美好、更高品质的生活。”

  杨尚霖与卢家杰是小学同学,他曾是证券业从业人员,后因股市投资失败选择离职。

  杨尚霖也是三个年轻人中在翠微村内生活时间最长的一位,他自小就与父母、外公外婆生活在中和里,狭窄、曲折的街巷是他和小伙伴玩巷战的“战场”。

  对于未来的生活,杨尚霖有着自己的打算,“翠微拆迁改造不会打乱我的计划,该工作还得工作,该努力还得努力,只是希望翠微改造后能为我和家人提供一个环境优美、功能完善的居住环境和生活空间。”

  黄家熙和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商量过了,改造后大家都会搬回翠微居住,“大家住在一个小区,一起玩乐,像小时候一样,只要喊一声大家就到楼下喝杯饮料聊聊天。”相信这样的生活场景离黄家熙越来越近了。

  采访手记

  让居民都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

  走访翠微村期间,记者与老中青三代翠微人行走在翠微旧村的大街小巷,在与他们交流中最大的感受是他们对旧村拆迁改造后的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期待。

  高品质的生活空间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翠微老中青三代人的憧憬里:年轻人希望走出家门便是一个成熟商圈,流行的、时尚的品牌店铺聚拢在身边;中年人希望走出家门就像进入公园,处处绿意盎然花香扑鼻;老年人希望旧村更新能为大家带来更美好更和谐幸福的生活。

  更具体地说,他们希望翠微旧村改造对标现代化高端小区:环境优美、功能完善、设施齐全,有着专业的物业管理。

  据介绍,翠微村更新项目不仅立足于打造现代化、高标准的居住环境,按照项目规划,小学、幼儿园、公交首末站场、活动中心等配套设施都被写入规划之中,被赋予了提升城市品质、优化生态环境和集聚社区功能等多重使命,让每一户居民都能拥有幸福美好的生活新体验。

  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翠微旧村原址将崛起一座现代化高端小区,成为珠海又一个高品质生活区域。

来源: 珠报融媒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